当前所在位置:主页 > 人物技术 >大体老师无私奉献‧提昇技术栽培大爱医生

大体老师无私奉献‧提昇技术栽培大爱医生

大体老师无私奉献‧提昇技术栽培大爱医生(雪兰莪‧八打灵再也讯)今年7月,马大医药中心微创腹腔内视镜手术培训中心(MILES)迎来了第四次大体模拟手术,通过4名大体老师的无私奉献,为医学生和临床医生提供了6大手术技术的研习,其中大体肾脏移植手术为其中一个重点训练项目。这一次的大体模拟手术涵盖6大项目,分别是大肠手术、周边神经阻断术、胸腔内视镜辅助手术、上消化道手术、甲状腺切除术及肾脏移植手术。提供6模拟手术研习马大医学院(发展)副院长兼泌尿科主任阿萨哈山(Azad Hassan)教授为大体肾脏移植的操刀导师。他接受本报专访时指出,大约15年前,全球因为大体供应匮乏,各国的医学院开始停止让学生解剖大体,并且把大体以福马林泡浸製成标本,学生只能干看而无法下刀一探究竟。他说,以前他念医学系时,每逢上解剖课,8至10人可分配到一个大体,后者主要是无人认领的遗体;如今医学生只能从下手做变成从旁看,抑或只能在特制的道具上动刀。“此外,医学生也会在3D解剖室模拟解剖过程,就好像飞行员在飞行模拟机里学习操作飞机那样。”他说,虽然道具、3D解剖室及大体都是死物,但是在学习过程中,大体工作坊似乎能栽培出更多有同理心及爱心的医学生。“大体工作坊不只增进受训者的手术专业技能,同时也提昇他们对病患的沟通技巧。这是因为医学生会一路跟随大体老师,即生前及生后。当病患病情垂危且已认捐大体时,医学生可以跟随安宁疗护医药人员学习如何和病患及家属沟通,直至病患去世为止。”沟通甚为重要对许多人而言,外科医生是最没有时间沟通的专科,阿萨医生默认了一半,“外科医生经常躲在手术房内,不像内科那样可以在门诊和病患长时间沟通,但这并不代表外科医生不需要和病患及家属沟通。”“如果外科医生没有时间和病患及家属沟通,那幺至少要派出手术队伍中的其中一员如高级住院医生去完成这项任务,这在手术前尤其重要。”对病患坦诚不隐瞒病情阿萨医生披露,面对末期病患,医生一定要坦率及诚实,不要试图隐瞒病情,因为这会影响双方之间的信任,当然也不能一针见血,表达方式要儘量保持温和。他举例,医生可以对病人说:“您剩下的时间不多,但是我们会儘量让您感到舒服及快乐”,而不是“您就要死了,我哀莫能助”诸如此类的话。“医生必须和病患建立信任感,因此坦承相告最重要。如果医生不说实话,而真相最终由病患自行发现,那幺肯定大事不妙,病患或许就此不再遵守医嘱,导致病情更糟糕。”供学习机会免划错刀泌尿外科顾问阿萨哈山医生指出,大体老师工作坊能让有意做外科医生的医学生、住院或实习医生,有机会磨利刀锋,减少划错刀,以更为人性化的方式实现梦想。“以前欲成为外科医生的住院医生(Medical officer),可以直接考取皇家外科医学院荣授院士(FRCS),但是自从改制后,欲成为外科医生者,只能考取本地外科硕士文凭,不然就得先考皇家外科医学院院士(MRCS),合格后才能一亲FRCS芳泽。”他说,考获MRCS的医生,一定要在英国某些受认证的医院服务几年,储够“分数”后才能报考FRCS,不像以前没有MRCS时,报考FRCS的医生可在本地接受外科培训,直至最后一张试卷才到国外应考。“由于大体供应不足,如今医学生已无法在上解剖课时,在真正的大体上动刀,通常是待他们做了住院医生后,才有机会划下第一刀。”术前默哀1分钟他补充,无论是大体还是无人认领的无名尸,在展开模拟手术前,师生们都会默哀一分钟,以示尊重。“无名尸的行使权,并不是说遗体过了几个月后没人认领,院方就能行使它。据我所知,院方必须在不同语言的报章刊登认尸启事,且至少两次后,依旧没有家属上门领尸,才符合其中一项行使条件。”首宗腹腔镜活体肾脏摘除术马大泌尿科在肾脏移植之大体工作坊进行期间,也开办了腹腔镜活体肾脏摘除术(key hole live donor Nephrectomy)工作坊。日前,马大施行了院内第一宗腹腔镜活体肾脏摘除术,肾脏受赠者及捐献者为华裔姐弟关係。他提及,个案为女性,患有末期肾衰竭,尚未洗肾,由于弟弟的血液与她吻合,因此弟弟决定捐肾救姐,结果手术非常成功。“过去的肾脏移植都是以开刀的方式取出肾脏,切口长达10至15公分,对活体捐献者来说非常痛楚,且康复期特长,即使痊癒也会留下不雅的伤口。”他说,在此次的手术个案中,由于是使用腹腔镜,因此可以把伤口缩减至6公分,减低肾脏捐献者的痛楚,术后也不会出现碍眼的长疤。/良医‧报导:唐秀丽‧2013.09.23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