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所在位置:主页 > 创意网站 >藏在大佛的里面,减去旁白以后,留下了这句话

藏在大佛的里面,减去旁白以后,留下了这句话

藏在大佛的里面,减去旁白以后,留下了这句话

文、图/刘振祥+黄信尧

+连吭都不敢吭

如果《大佛普拉斯》拿掉我的旁白,那第一句台词就会是「干你娘」,片尾最后一个台词也是「干你娘」。

片头的第一句台词「干你娘」就是乐队指挥把菜脯从椅子踹到地上时骂的,菜脯拍拍裤子站了起来,一句话也不敢吭。

撇开底层人物不谈,一般上班族、白领阶级也一样,碰到主管再怎幺样无理的要求、谩骂,他们也都只能从地上爬起来拍拍自己的裤子,然后一声都不敢吭地继续工作。

这不单是反映底层的人而已,而是反映着所谓「人」这件事,只要社会上存在着阶级,这些事情永远都会发生。

藏在大佛的里面,减去旁白以后,留下了这句话

+不容质疑的怪事

几年前我到铸铜工厂去帮人家拍东西,进了门,迎面是一尊近四层楼高的神像,当下第一个念头就是「干!」

「神像里不管放什幺东西都没有人知道」;那天之后,我三不五时都会有这个念头,一直挥之不去,开车时看到路边有很多佛像,更加深了我的好奇心。

说真的,神像是空心的,没人会去质疑里面到底装什幺东西,也没人会知道,在那之中如果发生任何事情,都可能会被说成神蹟。

藏在大佛的里面,减去旁白以后,留下了这句话

+中正庙

中正庙在苗栗后龙那一带,是我们製片阿忠提供的场景,他说,他们小时候去远足,最后的终点站就是这个中正庙,所以直到长大懂事以前,每次听到大人们在讲「中正纪念堂」,阿忠都以为那是他故乡的中正庙。

不瞒各位,据说曾经有部名为《一路顺风》的电影原先要在这里取景,后来不知道什幺原因没有来,不过,幸好他们没来,我觉得这个场景还是比较适合在《大佛普拉斯》这部片里。

拍摄时,剧组没多做什幺陈设,记得好像就是摆了一张桌子,让四个人在那边问神卜卦而已。纳豆在片中讲了一句「走极简风」,就是在描述这种感觉。

电影真的是一个很奇怪的东西,有时候为了戏剧效果,我们把人生里诸多事情都夸张、放大了,但在现实生活中,却真的有很多难以想像的事无时无刻地上演着。

藏在大佛的里面,减去旁白以后,留下了这句话

+听海浪声才睡得着的人

十几年前,某一天,有个老先生就出现在安平的一道堤防上,他住进了堤防上的海防卫哨。

那时我刚开始拍纪录片,骑车经过那个堤防时,就看到他一个人在卫哨旁燃柴、烧热水。回程时我停下来跟他聊天,也没什幺特别目的,只是觉得他是个很有趣的人。

老先生披一条毛巾,聊天过程中他一直用毛巾擤鼻涕;他很热情的泡茶给我喝,先用热水烫了一下杯子,烫完后好心地用毛巾帮我把杯子擦一擦,就是那条他刚才一直用来擤鼻涕的毛巾。他把茶水倒进杯子时,我大概迟疑了三到五秒钟,但还是把茶喝进肚子里。

喝着喝着,他跟我说这个茶叶没味道了,要换新的茶叶,杯子也重新烫过一遍,我心想太好了,这杯子终于乾净了,没想到他又拿出那条毛巾,把刚烫过的杯子擦乾。

我继续用这个杯子喝了一堆茶,边听他娓娓道来:他是个退休船员,其实家就在附近,因为家里儿孙太吵,他睡不着,于是就自己搬到这个海防卫哨来;这个卫哨里没有电,晚上他可以看到天空的星星,就会觉得自己很像在海上一样,比较容易入睡,也睡得更安稳。

旁白说到释迦这个角色时,说他是一个需要听海浪声才睡得着的人,故事就是来自这里。

藏在大佛的里面,减去旁白以后,留下了这句话

【作者简介】

●刘振祥,1963年生。

资深摄影工作者,20岁时举办首次个展,1987年开始拍摄纪录表演艺术,也为电影拍摄剧照。多次举办个展及海内外联展,作品亦获美术馆典藏。曾任职于媒体,后开设摄影工作室,孜孜于拍摄报导、表演艺术,长期与国内各表演团体合作。2010年获「吴三连奖艺术奖—摄影类」奖项,评审肯定其摄影作品「见证台湾社会与文化的时代变迁与脉动,并成功捕捉舞者瞬间美妙的舞姿动态。」

剧照作品:1986恐怖份子 1986恋恋风尘 2008停车 2010第四张画 2013失魂 2014行动代号孙中山 2016一路顺风 2017大佛普拉斯。

●黄信尧,1973年生。

毕业于国立台南艺术大学。纪录片作品擅长以戏谑的口吻道出青春的梦想与失落,以其幽默的叙事凸显人生的荒谬意境。2005《唬烂三小》获得第29届金穗奖最佳纪录片、南方影展特别奖、观众票选奖。2009《带水云》获得第7届台湾国际纪录片双年展台湾奖评审团特别奖。2010《沈ㄕㄣˇ没ㄇㄟˊ之岛 》获得第13届台北电影奖百万首奖、最佳纪录片。首部剧情短片《大佛》入围第51届金马奖最佳创作短片,首部剧情长片《大佛普拉斯》横扫第19届台北电影节最佳剧情长片、百万首奖等五项大奖,并获得第54届金马奖最佳新导演、最佳改编剧本、最佳摄影等五项大奖。

*本文摘录自《大佛‧有抑无:刘振祥的「大佛普拉斯」影像纪录》

藏在大佛的里面,减去旁白以后,留下了这句话


相关推荐